页面载入中...

应勇:上海将打造国际消费城市和国际会展之都

  身在海军的陆颖墨以刻画海军官兵、表现海军精神为自己的文学职责,坚持唱响主旋律,弘扬正能量,传承优秀传统文化,坚守着军旅小说、中短篇小说阵地。陆颖墨非常明确地是要为海军塑像,无论他写的是将军,还是一名普通的导弹兵,他所看重的都是这些人物身上的海军精神,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“水兵的生活、水兵的情感、水兵的韵味、水兵的追求。”他力图去发现海军精神是如何在这些人物身上闪光的,正是这样的闪光点成为了他的小说构思的引线。小说《小岛》上爱兵如子的将军和从老家背来泥土种菜、甚而种成中国地图的士兵,《归航》《远航》中的舰长肖海波和他父亲、老舰长肖远,《舷窗》里说不清话的老舰长……无不让我们在平实的语言里读懂了海军官兵火热的情怀,对祖国、对部队、对战友和军备,对自己服役过的军舰、镇守过的岛礁……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故事里,有血有肉的军人形象鲜明生动,而又有着温情脉脉的家国情怀。

  1987年,24岁的陆颖墨在《当代》发表小说处女作,开始了他的文学征程。他耕耘文坛30多年,获各类文学奖30余项。其中短篇小说《大水》获第七届小说月报百花奖,大型话剧《远岛之光》获全军文艺会演剧本一等奖,并有多部(篇)小说被改编为电影和电视剧。2010年以《海军往事》为题的一组短篇小说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。

  这些孩子年纪尚小,大多刚上小学,有的还在上幼儿园,他们认识的字不多,没有基本的文化积淀,更不要说经过专门的诗歌训练。正因为如此,他们的诗有着一种简单、直接、动人的力量。其实,诗歌出现之始,就是对人们最直接观察与思考的记录。

  很难说这些孩子长大之后还有多少人保留写诗的习惯,更难说会有几个人成为诗人。芸芸众生,自是不可能人人都成为诗人,也没有必要人人都成为诗人。但是,不能成为诗人,却可以拥有诗一样的心灵。诗人荷尔德林有一句诗,“人,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之上”,因为哲学家海德格尔的借用并赋予其哲学内涵而广为人知。能不能实现“诗意地栖居”,外部环境是重要的,更重要的还是在于能不能拥有一颗“诗心”。

  在每个人成长的路上,都曾经有过“诗心”,只是走着走着,后来走丢了。所以高晓松一句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苛且,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”,才会引起那么多的共鸣。这也正是我们想问的,现在这群引起惊艳的孩子,再过十年二十年后,还会有多少人保持“诗心”?如果他们兴趣来了再写一首诗,还会像现在这样有着触及人心的美吗?

  这里,不是向现代教育叫板。教育有其自身规律,经过这么多的探索,也形成了一些共识。包括现行的语文教育,依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与必要性。这里更多是在提醒,在规范化教学的同时,依然应该给孩子提供一个自由生长的天空,不要过早地给他们套上枷锁,让他们能以“赤子之心”面对世界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应勇:上海将打造国际消费城市和国际会展之都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