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普京向杜马提交增设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职务草案

  举例来说,机器最容易创作的诗是现代诗,但是要想写古典的诗词,像拜伦、雪莱的诗,难度系数会增加很多;计算机写的小说能够赶上现代意识流作家,可是要写出托尔斯泰的水准相当困难。刘慈欣笑称,能轻松搞定现代画的机器,是画不出《蒙娜丽莎》的。

  “我们认为越现代、越前卫、越高级的艺术,它越容易被机器所模仿。我们认为越传统的那些东西,机器反而模仿不出来。这个领域人类还有可防守的疆域,当然最后不一定防得住。”

  那么在未来,计算机会不会完美模拟、生成人类的情感?

  “智能分两部分,一部分是很硬的智能,基于数学的推理、逻辑,这些方面计算机早就超过人了;另外一部分涉及人本身很微妙的人文、情感,目前人工智能还在快速地学习当中。”

  “什么是HISTORY?HISTORY,就是‘Hi,Story’。我们向自己的故事问好、然后把我们的历史变成‘High Story’传递给大家,这就是《国家宝藏》的创作过程。”

  于蕾导演首先与观众分享了《国家宝藏》节目背后的故事。她说:“虽然没有人知道《国家宝藏》这个从内容到形式都属原创的节目该怎么做,但是大家都觉得,我们要做的事情和方向是对的,是值得做的。我们对宝藏和文化充满了敬畏,我们只是很纯粹地想作为国宝守护人,讲好国宝的故事。我们深刻地思考过,我们拥有如此旺盛的创作欲望,其背后的理论支撑究竟是什么?后来在节目中,我们找到了答案——这是一种心灵的高峰体验。“

  于蕾导演还谈到,作为认为一个现象级的节目,《国家宝藏》应该不仅仅停留在被观赏、评价、点赞、表扬、喜爱的层面,当主创者坚持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的时候,它最后带来的,是所有观众的参与和狂欢。而《国家宝藏》同名图书的出版将各位专家学者聚在一起,这是以另一种方式,将《国家宝藏》所做的事情在文字中继续。

  正如于蕾导演在《国家宝藏》序言中所说,“这本书中或许不会承载更多的关于‘我们’的故事,因为我们只是想把创作的成果立字成书,让这些伟大的文明、灿烂的智慧,不仅可以在节目中点燃众人沸腾的热血,还能以一种更为温润、持久的方式,走进千家万户的生活,丰富更多人的日常阅读。”

admin
普京向杜马提交增设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职务草案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