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  但张玉书却坚定地予以了否认:茨威格是一个以独特方式,抗击专制暴政,反对纳粹的斗士。

  于是,他身体力行、奔走相告,“我们应该为茨威格正名,他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,愿意用自己的力量,跟法西斯进行斗争的勇敢作家。”

  很多年后,张玉书回忆起这段历史,仍会“倍感惋惜”:“极左思想下,传统学术界把茨威格放得很低。虽然茨威格曾犹豫过、彷徨过,但最后,还是写就了《象棋的故事》和《昨日世界》,表现了反法西斯斗争终将胜利的信念。”

  研究德语诗歌的专家

  “其实我当时如果在贾宝玉说这句话的时候来一个闪回,神瑛侍者在天界浇灌绛珠仙草,两个人有一段眼神交流,一闪回这个问题就解决了。我没想到,这几年我才想到,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  如今,虽然电视剧《红楼梦》《三国演义》都被誉为经典,王扶林却仍不愿回看自己的作品。“我从来不敢回头看我拍的东西,总觉得这也不行那也不行。二三十年前拍的东西,如果现在看了还乐呵呵的说好,这是不可能的。”(完)

  让“文物”不怕火炼

admin
“葫芦娃之父”胡进庆走了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